教師工會‎ > ‎工會訊息‎ > ‎

我們要什麼樣的教師工會?

張貼者:2011年3月22日 上午2:22admin KTA

    今年5月1日,勞動三法即將正式上路,而本會推動籌組教師工會的工作,也已在緊鑼密鼓階段。然而,當大家正沈浸在組工會的興奮中,當所有人都對未來的教師工會有著浪漫憧憬的此刻,我們似乎應該靜下心來想想:我們到底要什麼樣的教師工會?是什麼樣的教師工會才對這個社會、這個國家有利?也因此才對教師本身有利?

        2004年,本會為突破「教師組工會」的禁令,在時任高雄市勞工局長方來進的支持下開始籌組工會,並於6月26日召開「高雄市教師工會」成立大會,成為「台灣第一個獲准成立的教師工會」(無奈當時的市長謝長廷一直未簽署立案證書,時任勞委會主委的陳菊亦以「於法無據」駁回高雄市勞工局的核備)。而在當年五一勞動節前夕,本會發表了一篇名為《多一點教師自覺,多一點教育進步,多一點社會公義》的教師工會成立宣言,用以表明本會對理想的許諾,也是對所有教師伙伴的期勉。7年後的今天,回顧這段歷史,我們依然對過去的承諾深具信心。尤其是社會對教師挑戰日益加重的此時此刻!

       去(2010)年《工會法》三讀通過之後的第10天,國內某大報有篇名為《國民教育噩夢的開始》的讀者投書以美國經驗發出警告:「…如果未來教師組成工會,獎勵懶散、不合作,而懲罰競爭,養成基層教師吃大鍋飯的心態之後,再加上緊接而來的社區高中政策,美式的中學教育噩夢,將會在台灣重演。」縱使這篇文章對工會運動有嚴重的偏見,對美國教育弊病亦缺乏深刻的理解;但從這篇文章被轉載的情況看來,仍有許多人對於台灣「教師組工會」抱著揮之不去的疑慮!

       身為第一線的教育工作者,我們當然知道:真正的不適任教師(包括惡名昭彰的「狼師」)是少數中的少數,「校園霸凌問題」絕非教師放棄管教的職責,而「教師免稅」與「18趴」更從來不是老師主動爭取的「不知廉恥的優惠」…。然而,社會大眾顯然並不理會大多數老師的「無辜」。當社會變遷造成權威和禮教的解體,加上看到教師組織這十幾年來的壯大,以及對政策的影響力,社會大眾對教師族群的要求便逐漸嚴苛起來。這也是就是為什麼「教師評鑑」在這幾年逐漸成為「全民共識」的原因!

       我們固然也知道:今天的校園仍充斥著「行政領導教學」的文化,這個國家的政治部門仍缺乏對教育專業的尊重,讓教育回歸正常的法令和制度仍未齊備;因此,我們寄望教師工會可以展現更強的力量,以捍衞教師的專業自主,並進而提昇整體教育的品質。

       然而,在此同時,我們卻必須相當自覺的展現一個進步組織的風範:除了爭取合理的權益,也應該努力提昇本身的工作表現,族群內部的自清自律更應該積極明快;除此之外,對於整體教育環境的改善、甚至對社會公義的追求,也應該大力付出,以展現我們的視野與胸襟。最後,作為一個自詡進步的團體,我們也必須在行事風格上表現得有為有守;不可為了達到目的,而出現趨炎附勢、譁眾取寵、或張牙舞爪的醜態。

       所謂「先自重而後人重之」,教師組織的社會聲望必須靠點點滴滴的經營與累積;尤其在挑戰既多且重的今天,我們更必須戒慎恐懼、步步為營。些許野人獻曝,願與伙伴們共勉!

高雄市教師會理事長   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2011.3.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