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師工會‎ > ‎工會訊息‎ > ‎

我們對教師工會的期待

張貼者:2011年3月21日 上午1:16admin KTA

        去(2010)年6月1日,屹立八十年的《工會法修正案》終於在立法院完成三讀;多年來,「教師不得組工會」的禁令也終於在這次修法得到突破。而今(2011)年的5月1日(勞委會宣布將於當天同步實施勞動三法),台灣第一個教師工會可望在高雄市誕生!未來,受限於法令與資源的不足,以及社會對工會仍存在負面的偏見,使得教師工會的發展仍充滿挑戰;但教師工會最終能否創造新局,卻應看教師組織內部的視野與企圖心!

■善用勞動三法,強化組織功能

        有別於教師會,未來教師工會將擁有較完備的勞動三權(團結權、協商權、爭議權),若能善加運用,將能大幅突破過去教師會的經營困境,因而將教師組織的力量推向一個新的高峰。

        其中最重要的是簽訂團體協約。過去,《教師法》雖然賦予教師會協商聘約/聘約準則的權利,但這個協商權卻是被動的,力量也是薄弱的;未來,教師工會與雇主簽訂團體協約,則有充分的主動權,雇主不得拒絕,協商不成,還可交付仲裁。因此,舉凡待遇、福利、及各種工作條件,除非已有法律規定,透過團約可以有效的爭取。再搭配上《團體協約法》中的防止「搭便車」條款,便可充分將教師納入工會組織中,並充裕工會的經費資源。有了充裕的經費,工會將可提昇其工作品質,進一步增強其組織力量。

■積極推動公義,創造公民社會

        台灣社會對教師組工會仍包著相當的疑慮,相當大的程度在於:過去台灣的教師組織參與社會公義活動的頻率太過稀薄,以致人們只把教師組織當作「利益團體」看待,而喪失了對其應有的認同與敬重。未來教師工會成立,便應該對參與公義活動,展現更大的誠意。

        日本最大的教師工會–日本教職員組合(簡稱日教組)–便有這個體認。成立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日教組,其成立宣言是這麼說的:「我們承諾扮演重要的角色,以建立新的民主秩序及新的日本文化…。現在,透過50萬名教師的彼此結合,我們將尋求合理的改善教師待遇,並提昇他們的社會地位和政治地位。我們也保證:努力建設豐富與民主的教育和文化,消除所有留在我們國家的惡劣條件,並廣泛與全國以及世界各地的工人和農民團結在一起。」晚近,不論在「參拜靖國神社」及「中學歷史教科書」等「反軍國主義」議題上,日教組都站在堅定的左派立場,發揮強大的輿論力量;甚至,日教組也積極支持候選人參與國會選舉,以實現其政治理念。

        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則是另一個鮮明的典範。打開香港教協的網站,大家會看到下面這段話:「人說教育是良心的事業;教協會是按良知辦事的團體,要得到社會對教師行業的尊敬,便得在維護教育專業外,也應以行動關心社會,尤其是為社會上弱勢的社群謀求福祉;爭取民主的政制,為下一代可以活在自由、法治的環境中,正是有識者的良知所為。」這些年,香港教協除了捍衞教師權利,更可以看到他們積極參與公共事務的身影:籌辦六四紀念活動、反對臨時立法會、爭取特首直選…,各種大大小小民主、人權活動,他們幾乎無役不與。當教協決定與香港人民同氣連枝,香港人民當然也會站在香港教師這一邊!

■努力提昇專業,樹立正面形象

        此外,台灣社會還有一個迷思,認為「工會不是專業團體」,加上這幾年媒體對不適任教師的渲染,對整體教師形象產生極為不利的影響。未來,教師工會便應該積極在教師專業上謀求表現,以改善上述的現象。

        事實上,日本最大的教師組織–日教組–便是一個值得學習的典範。在他們官方網站可以看到如下的簡介:「……你會驚訝的看到組織結構圖中各式各樣支撐學校的專業人士。每年夏天,各個領域專業教師會舉辦各自的年會,討論如何爭取更好的工作條件,以及如何提高自己的專業能力。…各級教育,包括小學,中學和大學教育,學校是建立在各種不同類別人員的貢獻上。所有在學校工作的人都應該認知:他們的工作是由許多其他人的共同努力,才能發揮功能。這是因為:教育工作的對象是人類,教育正是他們的希望泉源。」事實上,近年來,歐美先進國家的教師工會,其「工會主義者」與「專業主義者」也已逐漸合流,顯示教師專業的表現,的確是教師工會發展的重要面向。

        事實上,台灣2000年前後進行的課程與教材的改革(校本課程、自選或自編教材),全面帶動了中小學教師專業的極積性。10多年來,不論有心或無意,台灣促成一大群具有專業對話能力的基層教師;近幾年,由官方和民間促成的「褾竿100」和「教學卓越獎」活動,則進一步集結出一批進步的教師。未來,台灣的教師工會若能善用這項基礎,充分激發「專業的認同」,則教師工會的專業形象將指日可待。未來,當台灣民眾逐漸見識到教師工會在專業上的表現,就像陳之華女士介紹芬蘭的教師工會那樣「不僅代表了各類型教職人員出面協商,也向聘雇的一方負責確保其工會會員的品質」,則人們不但可以心悅誠服的接納「教師組工會」,更可以進一步透過教師的專業權威,導正國內的教育亂象。(100-01-21)